您的位置 首页 抚心自问

恋旧的本质是什么?

24分钟

有个小品讲的是爷爷总喜欢给小孙子讲从前自己使用粮票的故事,搞得小孙子不厌其烦——老人总是恋旧的,当那位老人失去了家庭中心的经济地位,便喜…

在线语音播放

有个小品讲的是爷爷总喜欢给小孙子讲从前自己使用粮票的故事,搞得小孙子不厌其烦——老人总是恋旧的,当那位老人失去了家庭中心的经济地位,便喜欢用粮票的故事来确认自我价值,很多家庭中的老人多少也有这样的情况。

我把人生分为三个阶段:你生下来时一无所有,看着这个新鲜的世界,整个童年,你都在和新事物相遇,你都在获得,所以童年如此幸福;青年和中年时,你在一边告别,一边迎接,迎接的喜悦往往会冲淡告别的悲伤;到了老年,你大概已经拥有了你这辈子所能拥有的一切事物和同伴,能做的,就只有失去而已。当新事物足够多的时候,我们往往会不在意旧事物的消逝,而无法接收到新事物时,人便会恋旧。

恋旧的人,喜欢回忆过去,不愿意面对现实。恋旧的本质,是人在某种困境中失去了当下,也走不进未来,无所适从,只好淹留在确凿的美好回忆中寻求一点遥远的安慰。因而难以跟上时代的老人更容易恋旧。

心理学家的表述是:“老年人由于机体组织出现退化,因此就会对储存在大脑中的往事反复叙述,来填充记忆力的不足。 ”这种恋旧的机理,心理学上叫做“回归心理”。

适当的恋旧并无不妥,可就像小孙子厌倦爷爷的反复叙述一般,还是会有很多在生活中高歌猛进或充满着新鲜和希望的人,不太喜欢恋旧者,认为他们忧郁、“退化”、孤独、落伍、“活在过去”、生活单调、没有当下,是一种心理亚健康状态。

他们认为,那些无实际意义的追索,那些排除了现实功利的沉湎,只是一种心理上的饮鸩止渴,对此刻的人生毫无帮助。

于是常能听到对恋旧者这样的相劝:要活在当下,丰富生活云云。但兴许是我的心态也老了,或者说我本是那样的性格,我不认为恋旧是一件不好的事,我非常能共情那位讲粮票故事的爷爷,并且认为“反复叙述”这件事,没有老少之别,而是人类共同的本能。

对恋旧这事,不止是老人,就算是我这样20多岁的年轻人,也常常会追思一些往事。比如当我看着同龄人结婚,心中就总有一种“他们在排话剧过家家”的不真实感。心想昨天我们不都还是孩子和少年吗?什么时候大家都这样暗暗地顺利长大成人了?好像大家对过往的状态没有优柔的留恋,也没有间隙的犹疑,就这么准确稳健地跨过来了。好像只有我还固执地停留在从前的此岸,拉着童年和青春的裙边紧紧不放。

 

想来因为我是寡断之人,年纪越大,昔日时光的漩涡就越深,往事的后劲就越难消化,我总在消化过去,再消化消化本身。我爱亲切的熟稔甚于新鲜的陌生,是那些充满温度的旧事旧物旧心念塑造了最初的我,我与它们情感深重,因此舍弃不掉。

固然我已经被时间推送着,踉跄来到今天,可心里却还在回味着从前的温存,品读往年的幽玄,重温曾经的闪烁。在不断前进不留情面的时间里,人的精神却是无限递归,而难以迭代的。这样的反刍本能让我几乎难以与年龄共时地前进,我必须分割一些自我到过去,才不至于感到空落和囫囵。

这可理解为对未来的逃避,但其实更像对记忆的穷举。短短20年的吸收,已足以让我咀嚼一生,因此便应付不了更浩瀚汹涌的明天。或许是我太笨太执拗,总觉得一天和一辈子一样值得反复验算,我的日子都是相互杂糅,互为表里的,非线性叙事,实在无法轻巧切分出这个阶段和那个阶段,无法像旅人般决绝地与过去告别,坦然去到新一站。

比起无法成为时代的弄潮儿,我大概更害怕自己成为一个没有来处和根底的漂萍,我更害怕自己在崭新的激烈中背叛过去,甚至逐渐遗忘自我。

我以为恋旧,不全是对当下和未来的逃避,而更像是对过往记忆的捍卫,更像是对本真初心的坚守。

因而恋旧的“反复叙述”也一样不全是“老爷爷的糊涂”,它更接近一种扎牢的经验和稳固的智慧。人类甚至为“反复叙述”创造了一种学科,叫做历史。历史学本身就是一种巨大的恋旧,历史之外,还有民俗习惯、传说故事、传统风物等等,也都是恋旧。

 

当下正值春节,过年其实就是在“反复叙述”,就像粮票的故事一样,春节也是一个老故事,一年一年,都在被每个中国人翻来覆去地述说。

过年,以具体的形式和习俗为恋旧心理作了精妙的隐喻,很好地体现了恋旧的本质:我们已经来到了霓虹灯时代,但中国人还是会在过年时挂灯笼;唯物主义已经普及了许多年,但我们还是会祭祖祈福,盼望明天;年轻人每年都在吐槽年味淡了,但快过年时,在外的游子还是会盼望能回老家吃一顿年夜饭。

恋旧的本质,就是明知道那是旧的,那已经是过去式了,但你依然离不开。

中国人过春节,虽然会嫌弃它古板麻烦啰嗦,但年景将至时,大家都是嘴上说着不要,身体却诚实。你知道,春节已经成为了我们的直觉、潜意识和肌肉记忆。春节,就是最大的恋旧仪式。

这个时代再新,我们也还是像千年前的古人一样,阻挡不了传统情愫的泛起,隔绝不了过往路径的涌现。还是会在宏大的社会表征和个体的人情温暖里,再度沉浸在和祖先穿越时空的文化沟通中,再度感受那些富于历史张力的厚重余脉和人间况味——是从小到大的春联、水饺、鞭炮、腊肉、红包、糖葫芦凝结成了当下的我,又叫我如何不恋旧呢?

一个人不可能完全新,也不可能完全旧。真正的情况是,人是新与旧的交集。旧年月飘荡在新时代的风烟,是从前的化石,也是未来的航标。即便新灯光终将争辉旧星空,可旧夕阳亦在照耀新世界。

我想所谓恋旧的本质,更是一个人记得自己从哪里来,也会记得要回去看看的朴素情感。是这种情感背后,与世间万事万物永不断裂的关联和羁绊。

总是滞留,大概是一种瑟缩,但无法回归,恐怕则更为难堪。放心恋旧好了,祝大家新春快乐,恋旧快乐。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24分钟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24min.com/question/6115.html

作者: 会玩的妖

记录自己情感日志的网络空间,在这里写出内心的秘密和感动,记录难忘成长历程,体验回家的感觉。
广告位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1388888888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57144022@qq.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