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抚心自问

为什么人们这么喜欢分享家乡美食?

天猫购物网

我就超级喜欢跟别人介绍我们那儿的大拉皮!逢人就要推荐一哈,因为真的太好吃了,好想让我的好朋友们都吃到,你们呢?又是为什么热爱分享家乡美食? 朋友是河南人,…

我就超级喜欢跟别人介绍我们那儿的大拉皮!逢人就要推荐一哈,因为真的太好吃了,好想让我的好朋友们都吃到,你们呢?又是为什么热爱分享家乡美食


朋友是河南人,家里养了一只猫叫井盖,当然这不是重点,重点是我们都叫她胡辣汤,原因显而易见,她刚好姓胡,又酷爱喝胡辣汤。

胡辣汤,人生前二十年没见过,别说见,准确讲,听都没听过。记得第一次真正尝到是在西安的咸阳机场,是的,就是在西安,当时没多想,觉得大概河南和陕西离得很近吧。反正航班延迟,加上在西安的这几天顿顿都吃面啊馍啊之类的主食,觉得胃里扎实到像装了个被压过无数次的行李箱,扎扎实实,硬梆梆,必须得勾兑点汤汤水水之类的东西来稀释一下了。

但没想端上来的是一碗黏嗒嗒的黑色不明物体,这玩意儿怎么能叫“汤”?明明比我们那边的“羮”还要粘稠,说它是“流食”都已经很勉强了。至于味道嘛,只记得里面有牛肉丸,粉条,木耳和白菜,入口的时候有股很呛鼻的胡椒味,像是在迫不及待地宣告自己可绝对不是冒牌的。

可只有心虚的胡辣汤才会发出这么大的声响。我自然是失望而归,但心里也没有全怪给胡辣汤,毕竟机场里的吃食就是像是数学考试最后一道选择题,都是随便蒙的。

后来回到北京,我那位河南朋友听说我在机场随便喝了碗胡辣汤并且对她心中的绝世美食不予好评时,简直气得要从沙发上弹起来,“花大钱,你给我等着,我一定要带你喝到正宗的胡辣汤,你绝对会边喝边流泪的!”那架势恨不得立马买张机票带我回到她家楼下的小摊,一碗接着一碗敬我这位壮士。

啧啧啧,那副样子,我现在想起来还是觉得好好笑,真是可爱极了。

说不上为什么,大家在谈论到家乡的特产时,在谈论到自己从小吃到大的故乡美食时,脸上就会立马蹦出一股子莫名骄傲的神色,很像在相亲角兜售自己儿子女儿的大爷大妈,“反正不管怎么样,我家小孩就是电是光是唯一的神话!”

子子姐是土生土长的武汉人,得知我从来没有吃过豆皮后扬言要与我绝交,“你连豆皮都没有吃过,你活这二十几年是为了什么?”

“豆皮是什么啊?是那种薄薄的豆腐皮吗?”

“走!这周末我开车回武汉,你跟我一起回去!”

于是,就真有了这场轰轰烈烈的“豆皮之旅”。凌晨七点,当睡眼惺忪的我站在菜场旁的早餐店里,第一次见到豆皮,还是被眼前的景象惊呆了,一口大铁锅,葱姜末爆香,糯米,笋丁,肉末颠锅翻炒,薄薄一层面糊作底,摊上蛋液,糯米趁热平铺,煎得金灿灿亮堂堂,拿一个平盘直接给切成齐整的一块块儿。我的五感立马原地复苏,恶狠狠地吃了快三盘才作罢。那滋味,咸咪咪油滋滋还糯叽叽,我真的不想回忆了,太残忍。

我的朋友毛同学,伦敦东区第一名媛,穿金戴银卡戴珊,知名小野狼收割机,天天踩着恨天高蹦大迪,就是这么个人,某天让她妈妈给我寄了一罐拿盐和辣椒腌出来的咸菜,再三嘱咐我一定要好好吃,并且用胃吃是不够的,一定用心去吃。

半夜十一点,我蹲在冰箱前,抱着这罐来自农村的宣城特产——腌咸菜,不知道该如何下手,只好发微信告诉她,我刚才用筷子挑了一点,真的好齁人。没想到,这位正和法国男友回家探亲的选手下一秒就噼里啪啦打来了语音电话,“我告诉你,我们这个安徽菜不好直接吃的,You know? 最好大火爆炒,多加点油,切点肉丝什么的,记得搁辣椒!我告诉你,咸鲜咸鲜的,贼下饭!吃两碗没问题。算了,花大钱你的话,还是直接端着一锅米饭吃吧。真的好吃cry!You got it ?”

毛同学的语气斩钉截铁,不容置喙,我很难想象她的法国男友如果听得懂中文会作何感想,不过还好听不懂,大概只会以为我们在吵架。至于那罐安徽菜呢,我拿来炒饭炒面炒菜,吃得精光光。

我总是嘲笑她们,在吆喝家乡美食的时候,仿佛都变成了本省省长,那种不遗余力的姿态要是用在事业上,恐怕早就成为了“游泳健身了解一下”的金牌销售员。

可仔细一想,我自己又何尝不是这样呢?甚至我是所有人里最夸张的那个。

每年四五月的时候,我会让妈妈给我朋友们每人寄几袋青饼。不是青团,也不是春饼,而是青饼。方方正正一块饼子,用糯米和山上一种叫“青”的野菜手打而成的。它既不像青团一样有着喧宾夺主的甜腻馅料,也不像青团一样吃起来是那种过分粘牙的“塌塌”口感,而是非常有嚼劲,还带着一股自然的清香。

吃法更是简单,稍微倒点油,煎到两面焦脆就可以出锅了,蘸上绵密的白糖,趁热一口咬下,我才不管烫不烫嘴,只知道酥脆外皮下又韧又香,随便嚼几口,热烫香甜的气息瞬间汪满整个口腔,根本腾不出嘴来发出一声由衷的赞叹。

我所有的朋友吃完青饼后,都扬言要嫁过来。不过出了舟山一带,我还真没在其他地方见到过这种食物。

除了青饼,我还喜欢给他们寄我妈亲手做的熏鱼,一大早从菜场挑选最好最新鲜的马鲛鱼,切成大小划一的片儿,用秘制的酱料一边腌一边放到竹网沥水晾晒,过一段时间就可以下锅炸了。“呲啦呲啦”,小时候每次我妈在灶台上炸,我都咬着筷子巴巴地望着,看着油锅里平地绽出一朵朵金黄的花,看着酱红色的鱼块平添几分蓬松灿烂的色彩。炸完之后最好再裹个糖醋汁儿会更有滋味,但每次我都等不及,要知道刚出锅的熏鱼最酥脆最好吃了。

前几日有朋友来家里暂住,刚好冰箱里有妈妈才寄到的熏鱼,我拿出一半儿用微波炉热了热,另外一半拿来给她下了碗面。然后满怀期待地托着腮看着她吃下第一口,说不上为什么,我特别期待她的反馈,那种激动而热忱的心情就像一个拿着满分试卷给父母签名的小孩,迫切地渴望着被认可。

“怎么样,怎么样?”

“哇靠真的好好吃,怎么会这么好吃啊!?”

“哈哈哈哈哈哈,我就说嘛!”

“又不是你做的,你这么开心干吗?”她把面汤都嗍得一口不剩才舍得抬起头来和我说话。

我为什么这么开心?

我也不知道诶,只觉得,如果可以把家乡的美食分享给身边的好友,那真是一件特别幸福的事情。

有时候食物之所以好吃,不仅是因为食物本身,更是因为这份味道里有属于你独一无二的记忆。

食物和家连在一起,就不再只是食物了,它变成了一种亲切的记忆,变成了你和故乡间的亲密联结。故乡的食物就像妈妈亲手做的菜,是独一无二,无法取代的。它是烙刻在我们身上的印章,是我们随身携带的基因,更是跟随我们一生的记忆。

要知道,每个人的味觉体验都是很私密的,每个人的记忆更是非常私密的。倘若有人愿意与你分享这份“私密”,那这样的情谊恐怕可以算是真正的“亲密”了吧。如果有的话,请你珍惜这样的朋友,也记得,要把你爱的故乡美食热切无比地分享给他们。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24分钟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24min.com/question/272.html

作者: prolicn

24分钟网(24min.com)为你提供这样一个倾诉烦恼,宣泄心情的场所,你可以把你在情感、工作、学习、生活,等等各个方面遇到的烦恼和困惑,以文字的形式抒发出来。在这里你并不是孤单一人,你背后有广大的网友给你做后盾。
广告位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17091428352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490024274@qq.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