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抚心自问

人对他人的痛苦的想象力为什么如此低?

天猫购物网

为什么有的人会觉得别人的痛苦都没什么大不了的,人对他人的痛苦的想象力为什么如此低? 首先,我们往往想不到。因为想象力的有限,我们很难真正理解自己不曾经历过…

为什么有的人会觉得别人的痛苦都没什么大不了的,人对他人的痛苦的想象力为什么如此低?


首先,我们往往想不到。因为想象力的有限,我们很难真正理解自己不曾经历过的事情。

老舍写过:“在没有小孩的时候,一个人的世界还是未曾发现美洲的时候的。”“小孩使世界扩大,使隐藏着的东西都显露出来。”写得很对,人的生活虽然大同小异,但很多特别的感受,是必须自己曾经有过一样特别的经验,才能够切实理解的。

如果不曾有过一样的经验,为了贴切地想象,我们就需要一个类似的经验作为桥梁。一个从未有过孩子的人,难以想象失去孩子的悲痛,但如果TA曾经失去过心爱的宠物,就能在理解上更为接近。所以写情感小说打动人是相对容易的,大家几乎都遭遇过失恋,能够将自己的经验投射于情节上,感受到小说中失恋者的痛苦。而生活在和平年代的我们,要想象战争时期朝不保夕、颠沛流离的生活,就会存在一些困难,很多时候需要更多的影音立体信息的刺激,帮助我们代入。

其次,我们不愿意去想。人的确可以在想象中调动各种感官,逼近他人的痛苦,但人都是趋利避害的,这种逼近总是有极限的。

前几天,我去肿瘤医院看望一位70多岁、癌症晚期的亲戚。他是古典乐发烧友、老电影爱好者,60多岁的时候还跑过半马。总之是个有趣的、有活力的人,我非常尊敬他。

去之前,我除了准备钱和礼物,还想了一些可以和他交流的、真诚的话。但看到他的时候,我就知道我的天真和愚蠢了。他躺在病床上,人瘦到了只有以前一半小,已经无法进食,靠着鼻饲蛋白质维持营养,看到我的时候点点头,连说话的力气都没有。

我在他床边坐了一会儿,对他的家人说了必须说的安慰、鼓励的话,他沉默地躺着,身上插着各种各样的管子,仰面目光定定地看着天花板。他突然咳嗽,护士过来吸痰,应该是很痛苦的,他缓慢伸出极瘦的手臂阻挡了一下,阻挡的动作轻微无力到立刻被忽略了。我不敢在病房多呆,匆匆告别。说是不要影响他治疗和休息,但我很明白,我是无法忍受眼睁睁看着曾经那么有活力的人,如今萎谢到了这个地步,进而想到这条路恐怕是很多人——包括我的父母,还有我自己,都迟早会走上去的。

从病房出来,医院的早樱开得正好,我在树下看了一会儿花,阳光照到我身上,刚刚如此贴近过病气、死气,因而眼前生气勃勃的春色显得愈发迷人。我带着一种耻辱感庆幸着:躺在病床上的不是我,也不是我最爱的人。

回家的路上,他那个软弱的“挡”的动作,在我脑子里回放,我一边为了他的不幸痛哭,一边想着如何过下去才能更对得起自己的生命。那一刻我非常明白,设身处地、感同身受、同甘共苦……这类日常我们经常轻飘飘说出来的话,太荒谬虚伪了。我的自私让我从他的不幸中得到了什么?好像主要是关于要更用力追逐生活幸福感的动力。

写这个回答的时候,我尝试逼迫自己去想象他的痛苦,比如他全身是否都有无法忍耐的疼痛,闻到病房里的饭菜香是否还会感受到饿和馋,神志清楚却不能挪动躯体是不是会给他极大的挫败感……以及最重要的,他应该已经明白了时日无多,躺着看天花板的时候,想的是什么?人生中是不是还有想做而来不及做的事情,想说却没有办法说的话,想要弥补的错误,想要得到的理解?

想象得越是具体,越是难过,越是无法继续下去,我只能放过自己:太痛苦了,我无法承受。

最后,我们没有必要做到高度还原的想象。无法真正想象他人的痛苦,是一种必要的、有着客观好处的理性。

据说,人类能够群居以及建立社会关系,一大原因是因为人类存在“同理心”,也就是可以感受和想象他人的情绪、情感,并对此作出相应的反应,这种反应构成了人际关系重要的基础。

按照犯罪心理学,连环杀手没有情感同理心,因此在做出残忍行为、导致他人肉体和精神创伤时,他们完全无法想象他人遭受的痛苦,不会得到任何负面的情感反馈和约束,反而能够在给予他人痛苦的时候体会到控制者的快乐,这让他们成为人类中彻底败坏的一群人。

彻底的“无”导致的结果是如此可怕,如果是彻底的“有”,即如果我们都拥有可以彻底想象他人痛苦的能力,世界是不是就会更好一些呢?

假设心理医生能够百分百精微地代入病人的抑郁、躁狂、分裂;假设殡仪从业者每天都体会几次失去亲人的痛苦;假设我们看到车祸受害者时能够精确感受他们的疼痛……

承认吧,幸好我们做不到,如果真的做到了,我们会互相传染痛苦,世界想必会陷入迷狂之中。

看到在痛苦的人,就精确想象到他们的痛苦,进而陪着他们痛苦,或许的确可以短暂地安慰他们,但并不能真正帮助他们。真正有效的帮助,往往是建立在隔绝了大部分情感投射、忽略了对方痛苦的理性之上的。是心理医生,就给病人做专业的心理咨询,给出恰当的用药和其他治疗方案;是殡仪从业人员,就帮助引导悲痛的家属完成体面的、恰当的告别;是目睹车祸的路人,就立刻打电话报警、呼叫救护车,如果有专业能力就上前帮助急救……

人生也许说到底就是那么孤独吧,那些无法抵抗的痛苦只有身在其中的自己才能真正感受,他人能够想象到一小部分,永远不可能真的了解,也不需要真正了解。

表达同情,提供帮助,本来就并不建立在感同身受的基础上。只有不被痛苦击倒,不在痛苦中沉溺,才能帮助已经陷入痛苦中的人。这是一种表现为无情的有情。 

所以不要去抱怨他人无法真正想象你的痛苦,不要去内疚你无法真正理解他人的痛苦,明知道这种想象和理解在本质上的不可能,努力去陪伴的心意才是重要的,而担负着冷血、薄情、自私的自我评价,仍然尝试通过理性分析去提供切实有效的帮助才是最重要的。

比如我,正在努力帮助那位亲戚转到护理条件更好的病房去。这也许是我唯一能为他做的,我为我的无能为力羞愧,也为我的尽力而为坦然。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24分钟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24min.com/question/264.html

作者: prolicn

24分钟网(24min.com)为你提供这样一个倾诉烦恼,宣泄心情的场所,你可以把你在情感、工作、学习、生活,等等各个方面遇到的烦恼和困惑,以文字的形式抒发出来。在这里你并不是孤单一人,你背后有广大的网友给你做后盾。
广告位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17091428352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490024274@qq.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